中文 | EN | русский

【聚焦一线】快来瞧瞧天荣炼钢这些人,和废钢较上劲了!

 挺长时间以来
在天荣公司炼钢厂
一群炼钢人忙得不亦乐乎
天天琢磨那些没用的废钢
他们为嘛要和废钢较劲呢?



和废钢较劲,我们就是想“吃”废钢
不但要“吃”,还要“吃”饱、“吃”好
毕竟,“吃”废钢好处太多了!

能赚钱——
废钢成本低时,“吃”一吨废钢就能多赚几百块钱
废钢成本高时,能保证吨钢成本比不吃废钢低 

能提产能——
错峰生产时,能补足钢水产能的不足

还节能环保——
“吃”废钢有利于降低能源消耗
有利于减少污染物排放
还利于提升炼钢循环经济水平 

       “吃”废钢是一件利国、利民、利企的好事!2017年开始,炼钢厂以集团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,转炉废钢利用方面,我们结合废钢市场价格,不断地调整废钢使用量和炼钢工艺参数,确保在不影响钢水品质的前提下,算大帐,算总账,寻找综合效益最大化最佳平衡点。
转炉“吃”废钢同时,我们还坚持变废为宝,鼓励职工利用工休时间,用废旧钢铁创作工艺品摆件,美化靓化厂区厂容,为炼钢车间增色。
但是,“吃”好废钢并不容易!从采购、进厂验收,到物流、现场调配,再到炼钢,方方面面必须高效协同。我们从废钢品质把关、炼钢技能水平提升、物流效率提高方面三管齐下,把好安全关、质量关和成本关。


“吃饱”废钢,难!
难在两方面
一个是物流的供应
另一个就是废钢品质的稳定性

       厂里现有废钢间容量已经不能满足生产需求,严重制约着装卸、分拣和倒运效率,影响了废钢的生产供应。为了多“吃”废钢,我们物料两个人的小团队加班加点,根据每天废钢品质调整装卸结构,早上七点上班,干到晚上六七点下班,已是常态。

       每天睁眼第一件事,就是盘算,今天怎么样才能让废钢卸得更多一些。此外,针对废钢来钢量不均衡问题,我们安排了近1万吨废钢储备量,以备不时之需。公司也正在新建一个近十万吨储存能力的废钢库,届时能彻底破解废钢物流容量的瓶颈问题。


 
       为了确保入厂和入炉废钢品质的稳定性,废钢入厂时,由集团监察部、公司质检处和炼钢厂物料团队组成三方核验小组,及时核验和登记每一车废钢质量情况。入炉前,物料团队再次核查入炉废钢质量,保证加入到转炉的每一斗废钢的出水率。

       为了鼓励我们吃好废钢,厂里开展了小指标竞赛、班组竞赛,充分调动全员积极性。不完全统计,近三年来,公司共计投入30余万元奖励了我们,大家拼劲儿更足了!


“吃好”废钢,也难!
废钢“吃”得好不好
关键看产量、看铁耗、看质量



在保证每一炉钢水质量的前提下
在每一炉铁水成分不尽相同的情况下
如何在量、质、价之间
找到综合效益的最优解?

       “吃”废钢过程就是一个摸索和持续提升的过程,寻找量、质、价之间最佳平衡点,只有起点,没有终点。

       我们每3天会根据生产计划测算“吃”废钢量的范围,再结合每天每炉现场反馈的情况,随时调整方案。之后,在每半个月的基础上进行对比,分析铁耗完成情况,平均废钢量吃了多少,再判断下半个月废钢会吃到什么水平,如何调整等等。经过长时间的摸索,我们把入炉废钢量控制在每炉30吨左右的水平。

       这其中,技术上最大的挑战就是控制质量。例如,转炉的终点碳含量和温度控制上,要根据铁水情况,在废钢加入量和炉内温度损耗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,终点过吹(铁会被吹成氧化铁)会增加成本和能耗,但是,温度不够,不但增加出钢风险,还会增加下道工序的能耗,也给钢水质量埋下隐患。

       这两年来,我们也逐步摸索出了一些经验。通过“摇炉”的办法,解决废钢入炉后分布、受热不均问题;通过氧枪吹氮气物理施压的办法,解决了开吹打火困难等问题;通过明确进厂废钢尺寸、种类,保障了冶炼安全和钢水质量。

       这些年,我们吨钢铁耗一降再降,已经在2017年的基础上下降了45.5千克。看着打铁耗最高记录一再刷新,大伙儿心里甭提有多激动了!


话不多说,还得较劲!